双河灣-solo pasta圖一

「料理必須在有心幫自己以外的人做的情況下,才能成為自己身心的營養。」小川糸《蝸牛食堂》

 

用餐時間正巧在東區,打了兩通電話完成了Solo Pasta餐廳訂位和約飯友的動作。比起用餐,我更期待能碰到主廚王嘉平。

「倫子在失去一切後只剩下米糠醬甕。她決定要讓人生重新來過,當一名料理人為每個人量身特製一頓晚餐。從他們掛在臉上幸福的表情,倫子瞭解自己的天命就是料理。」等待時我向朋友介紹我最近讀的《蝸牛食堂》。


第一次進餐廳是下午,朋友是晚上餐會的講者,距晚宴還有兩小時,我難以想像朋友口中「塞爆一家餐廳」的盛況。我環顧四周,廚房裡忙著準備晚宴,大黑板上有粉筆畫的義大利地圖標示城鎮以及料理名,我避開熱鬧遁回廚房前,身體挨著送餐台開始畫圖。廚房的聲音逐漸停歇。 
双河灣-solo pasta圖二

「怎麼畫面上一個人也沒有?」他指得正是我剛快速畫完的廚房。「你這樣和我拿著瓦斯筒、鍋子,跑去市場買了菜在現場直接煮起來有什麼兩樣?」在責問的語氣中我抓到他閃過一抹微笑。


 我幾乎被王嘉平式的戲謔還有他的料理收編了。


cat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