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bens #4 & Isabey #8

放假以來,也沒有閒過,許多事情繼續進行著,但是時間自由多了,工作效率似乎有好些。一忙起來幾乎沒開伙,多半用冷凍庫的庫存麵包撐過中午,下午吃點水果,但是大量用腦力工作的時候,這樣還蠻累的。



下午三點半,餐廳已經有人可以接電話了。想著要約誰一起去?

播了電話,總是佔線,終於通了。

「今晚,一個人有位子嗎?」就算我再怎麼樣囂張,我還是會打電話訂位。在對方接起電話的時候,自然的說出一個人。一個人還需要訂位嗎?對於要從淡水搭車進台北市區吃晚餐的人來說,還是確保有位子比較不掃興。

最近戀上一個人行動。

前幾日也是一個人跑到小南風看「巴黎我愛你」的展覽,順道買畫材,挑了紙、筆,Rubens的筆桿好美,長度又能放進水彩盒,就毫不猶豫的買了,在架上看見溫莎牛頓的彩色墨水八色一組,貼了手寫標籤「耐水性」,拿了一組。回程撲通的在芝山站下車搭高島屋接駁車去「等待湯姆」吃飯,公車鄰座的婆婆問我還是學生嗎?
在湯姆家把墨水拿出來玩,每種顏色都有不同的包裝圖案。


我離學生已經很遠了。

在湯姆家慢吞吞的吃飯、看書待了兩小時,搭車回家也耗盡體力。


20110703 貓下去color
推開貓下去的門,坐下,點了推薦的晚餐、調酒、甜點。

把一個寂寞的人放進一個歡愉的餐廳,人們便會專心於眼前的餐點。
然而,我還有紙張可以面對。

出門前選一罐藍色墨水,覺得適合這裡。
墨水試起來是薄色,真的有防水嗎?

寬老闆過來和隔壁併桌的熟客聊天,看著我又再畫圖,催促我「趕快吃。」
熟識的服務生過來收盤子關心今日餐點,聊一下今天的圖和她推薦的調酒。

是不會有比上次在台中J-Ping店裡喝的更濃烈的蒸餾酒了。生平最濃烈,就那一杯了。
上個月開始,我替自己起了喝酒的小習慣,隨意試著,僅憑想要的口味請朋友或餐廳推薦。讀著酒單上的名字,指著想要知道喝下去之後是什麼感覺。

身體變得沈重,但是心情卻變得輕盈。

圖很快畫好,藍色ink真的適合這裡。

拿著Rubens沾Holbein水彩,一下筆,藍ink就開始出染,雖不嚴重,但確實暈染。
生活都沒有防水了,我怎麼可以要求所有的墨水都能防水。

究竟美術社老闆娘說,把墨水放乾就可以防水,是要放幾天阿?

--

我只是想紀錄
1.WN的耐水性墨水不夠防水,僅黑色、咖啡色完全防水。
2.一個人也可以去貓下去晚餐
3.不用黑色的線條,畫面卻變得很柔和
--
[info]
貓下去西餐快炒 MEOWVELOUS CAFE & RESTAURANT
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38號 02-2322-2364(下午三點後才有接線生)
週一休,週二~週日晚餐(17:30~21:00)時段供應
 
等待湯姆咖啡坊 Tom,Waits Cafe 
台北市忠誠路二段118巷11弄11號  02-28756369
週一休,週二~週五 12:00~14:30  17:30~21:00
週六~週日 12:00~21:00

創作者介紹

貓。果然如是|台灣小旅行進行式

cat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