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這跟自己喜不喜歡檸檬這種水果會有很大的關係,如果真的很喜歡,就會想像出比較適合它的味道。--Jing Chen

20120621黑潮檸檬塔2

 

出門旅行前一個月,因夏季展覽的籌備,我常到永康街一帶。一日散步意外發現「咖啡黑潮」就在附近。前些日子才和咖啡黑潮的Jing聊着「檸檬塔」的話題,比起各種進口冰淇淋,檸檬塔才是我的夏日救贖聖品。


晚餐後我帶著畫紙進店,那裡時常播放我不熟的老搖滾或電音,也有我最近開始聽的Sigur Rós。「一杯濃縮。」晚上八點鐘的濃縮咖啡能暫時把咖啡香氣顏色保存在紙上,我會先喝兩口再倒出剩餘的作顏料,加水成淡色或是層疊加深。


Jing訝異我使用濃縮咖啡塗色。我拿出過去半年為許多咖啡館畫的圖,分享我做展覽的想法,也聽Jing聊咖啡黑潮的故事:咖啡黑潮十年,Jing是第一代就在的客人,第二代老闆時進入吧台當咖啡手,現在是第三代的經營者。午夜時分前,一位黑潮老客人路過走進店裡重新翻過每張圖,我們三人對其中一張咖啡館的圖抱持類似評價。


與其說我們談論咖啡館的差異性,不如說我們看中的是咖啡本身。


一次週末午後,一客人推門探問「有沒有簡餐?」店員微笑揮手送客。「我們是咖啡館啊!」Jing講這句話時異常堅定,店的經營方向經過一番抉擇,他選擇領著其他店員照料每個客人的需求,非常輕柔的。在吧台內他一邊壓着咖啡粉一邊說起訂購已久的國外唱片終於送到,他笑著說,「今天店裡好多Rufous的客人。」


我馬上意識到,噢!今天是Rufous公休日。同時想起我書架上那本一直沒讀完的《花神咖啡館》。咖啡館在某些時代具有的意義不只是空間或地點的標示,而是一種精神的連結。


Jing在吧台內作著甜點,這是給店裡夥伴們的員工餐,沒在菜單上。我問怎不增加簡單的輕食三明治或沙拉增添營業內容?「咖啡黑潮沒有廚房,另外食材備料新鮮度的掌控也是...。難道我們的咖啡不好喝嗎?」他在吧台內反問我。「我只是肚子餓了...」我注意到他正要把檸檬奶醬擠上塔皮,內心想著可別在這關鍵時刻讓製做檸檬塔的人生氣。


他把手洗淨,將蛋糕叉和檸檬塔旁放在我面前「試試。」我在腦中搜尋曾經嘗過的檸檬塔風味,如果下面有餅皮或是餅乾碎屑作底,上面有檸檬口味的奶醬或凝醬或將檸檬餡料隨着麵皮進烤箱,任一種都好。哪一種都好,只怕在預期的檸檬天然酸外多了一層苦。在檸檬肉皮間的白色地帶,沒有剝除清淨總是留下苦澀壞了味道。但Jing的檸檬塔不在這些擔心之列。


我衷心期盼有天黑潮的菜單能擺進Jing的各種塔派,尤其檸檬塔。第一次吃到Jing的檸檬塔時,我無法和店裡的音樂類型連結,但Jing給我一個很好的說法,他需要的是可以把心情調整到平靜偏愉悅的音樂:


做甜點的時候都是在店裡,所以店裡聽什麼我就聽什麼。.....在練習做派皮的時候最常聽的是瑞典的後搖滾團EF。他們2010年的專輯(Mourning Golden Morning)對我有一些意義,這一張我聽得很熟。比如從序曲到第一首完大約是10分鐘,我會知道檸檬凝乳要開始有一點成形,到第三首結束應該要煮完,不然可能是那個部份有出錯...“


做甜點需要很多堅持,在步驟不可逆循的動作中,從各路食譜的文字領悟出一種真理般的原則,我想起Jing一開始說的:「我想這跟自己喜不喜歡檸檬這種水果會有很大的關係,如果真的很喜歡,就會想像出比較適合它的味道。


這趟義大利旅行第一站在古城西恩納,我站在喝完二十年老咖啡的濃縮咖啡,想起剛認識Jing時曾聽他說了一句,「喝咖啡,應該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。」往盧卡小鎮前收到Jing的請託,請我嘗嘗義大利的摩卡咖啡滋味是否如古老書籍上寫的那般濃烈。


不囿於文字,尋着傳統足跡才能踏上未來之途,即使咖啡黑潮未來沒有檸檬塔,我還是會繼續愛著黑潮的咖啡。


 
[book]《花神咖啡館》

作者:Christophe Boubal

譯者:葛諾珀,陳太乙

出版:春天出版

日期:2012.02

語言:繁體中文

ISBN9789866000041


[info]
咖啡黑潮. Cafe Kuroshio 02-23570018
台北市和平東路11419-1
營業時間:13:00 - 0:00(週二~週日)
http://cafe-kuroshio.blogspot.com/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afe.kuroshio
ps.七月下旬開始,店裡已經有供應Jing的手工甜點,唯派類僅週末才有,其餘口味在週間隨機提供。
創作者介紹

貓。果然如是|台灣小旅行進行式

cat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